菲彩官网_菲彩备用网址_菲彩官方网站

返回首页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张爱玲 >

《第一炉香》预告片恶评如潮:哪有爱情只有自觉的堕落

时间:2020-09-11 20:06
  

  这段预告片不长,虽然只有不到两分钟,依然能看得出,这部入围第77届威尼斯国际的影片整体风格阴郁、华丽、繁复、精美,构图、光影、配乐均在线,幕后那支超级豪华的顶级制作团队功不可没。但与此相反的是,网友的嘲讽、吐槽、差评却如排山倒海地涌来,评论区简直成了网友们展示才华,开展二次创作的自留地。

  从以上吐槽可以看出来,大家的主要不满依然和选角有关,预告片让我们绝望地发现,去年铺天盖地的关于选角的担心,终于应验了。

  当初《第一炉香》的开机照一曝光,大家便开始头痛,马思纯太壮,彭于晏太健硕,完全与小说的人物设定风马牛不相及。

  后来路透照一曝光,网友更是遭到强烈惊吓,马思纯站在姑妈俞飞鸿身边,不像姑妈精心调教出来的交际花,倒像是姑妈的女保镖。

  现在在预告片中,马思纯至少在外形上好多了,没有当初那样膀大腰圆,只是气质上依然与小说中女主葛薇龙的气质有差距。

  片中有一个马思纯急匆匆前行,一闪而过的镜头,她还是像一个叛逆的现代少女,缺乏上个世纪初走投无路的女学生的苍凉。

  张爱玲自己说自己笔下的人物,“他们没有悲壮,只有苍凉。悲壮是一种完成,而苍凉则是一种启示。”

  马思纯的问题恰恰是她只有悲壮,没有苍凉,她演不出苍凉的那个感觉,在她身上能够体会到倔强、绝望、颓废,但不苍凉。

  没有经历过太多沧桑,活在好人家,始终一帆风顺,唯一的压力是如何摆脱小姨蒋雯丽的阴影,马思纯对人世所有的不幸与悲哀只能体会到伤痛文学这个层次,再往深去,不是不想,是不能抵达的了。

  之前马思纯还发过关于《第一炉香》的自我感悟,但是被张爱玲读书会“打假”了……

  我突然想到,葛薇龙这个角色如果是让她的好姐妹周冬雨来演,或许都能体会得比她更深。

  周冬雨身上有一种灵动、易碎的脆弱感,是马思纯所不具备的,这样的气质更适合演绎张爱玲笔下的女人们“玻璃盒子里的蝴蝶标本,鲜艳而凄怆”的感觉。

  当然揪着马思纯一个人来讨论,也不公平,彭于晏也没好到哪里去,前面就有网友觉得他扮演的乔琪乔比马思纯的葛薇龙更灾难。

  在乔琪乔言语挑逗葛薇龙的那场戏中,马思纯的问题是形色溢于言表,少了那点含蓄的暧昧。而彭于晏的问题是太土气,黑西服显得十分不合身,红花好像从村口刚摘下来的,他不像在撩拨一个初入交际场忐忑不安的姑娘,倒像是村霸调戏村姑。

  乔琪乔是什么人啊?一个大家族中不得宠的纨绔子弟,因是混血,生得一副好相貌,脸色苍白,眉目英挺,“在那黑压压的眉毛和睫毛底下,眼睛像风吹过的早稻田,时而露出稻子下的水的青光,一闪,又暗下去了。”

  张爱玲真是绝了,谁见过用早稻田来形容一个人的眼睛的?但这么写了,便其妙地传递出一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感觉,眼睛时而波光粼粼,时而暮气重重。

  有专家研究认为,年轻时的赌王是张爱玲的港大同学,她在塑造乔琪乔这个人物时,参考的是赌王的外形。

  乔琪乔潇洒、风流、忧郁、擅长挑逗,如落难的公子,具有致命的吸引力。没有什么本事,唯一的本事是寄居在女人过活,做一个吃软饭的小白脸。

  彭于晏横看竖看都看不出来这股子颓废而危险的劲头,他可以是与女主人偷情的车夫,也可以是暗恋交际花的恩客,唯独做渣男差点意思。

  但这说的是爱情,疼痛、盲目而猛烈地爱情,但《第一炉香》中哪有爱情,有的只是自觉的堕落,人性的纠缠,欲望的煎熬。

  在张爱玲的笔下,爱是无处安放的欲望,是小儿女在乱世中的依赖,是似有若无的勾引,是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。

  什么爱不是给她剥了皮去,看里面丑陋的血肉、暗藏的私心,惨不忍睹,一塌糊涂。

  乔琪乔对葛薇龙有什么爱,他哪有心啊?不过是赤裸裸的利用之余,有那么一点点不忍,风光旖旎之时,有那么一点点情动。

  亦舒、李碧华都是张爱玲的忠实拥趸,她们的笔下也都塑造了很多与葛薇龙一样自觉堕落的女性。

  最典型的的当属《喜宝》中的女主,她是单亲妈妈带大的孩子,家穷,在剑桥读书,一直和韩国餐馆老板“谈恋爱”,受他的供养。

  下学期的学费、生活费岌岌可危,她在飞机上遇到富豪的女儿,女孩邀请她去自己家里做客,女孩的哥哥和父亲同时都喜欢上她,也都有供她上学的能力。

  选择哥哥,是认认真真做女朋友,即使以恋爱的名义拿钱,靠他供养,羞耻感也不会有那么重,更容易说服自己。

  选择父亲,年长自己那么多,又是一个有妇之夫,自己沦为一个老男人的情妇,以后名声别想要了,未来也十分堪忧。

  但她和我们这些读者不同,她是一个有志气的女人,这种志气在自己有能力的时候,是正向的,在自己没能力的时候,就会变得剑走偏锋。

  如果没有父亲的出现,他或许已经是个最好的选择,花一辈子老子的钱又怎么了,只要他肯给她花。

  她却要得多,又想要钱,又想要满足虚荣心,勖存姿是有名的富商,“我居然可以吸引到存姿的约会,这恐怕就是最最大的成就。”

  她是穷,却也没有穷到走投无路。即使母亲要离开她去结婚,和一位澳洲人远走异乡,她依旧可以选择回到香港,成为中环那些小白领、女秘书长中的一员,自己养活自己。

  是的,这是可以的,朝九晚五,对着一台打字机,做一个默默无闻的女秘书,乘坐有异味的公共交通工具上下班,然后再嫁一个小职员,但这不是她的理想。她说,“我的要求比这个高很多呢”。

  她睁着眼睛向下堕落,甚至没有太多犹豫的时间。“这是我一个堕落的好机会,不是每个女人都可以得到这种机会的。”

  这点和葛薇龙如出一辙,她从来没有到走投无路的境地,她是有选择的,可是姑妈那里的喧闹和华丽,逐渐软化了她的筋骨,那一柜子的华服,牵绊住了她的手脚。

  姑妈用乔琪乔将她留下来,让她沦为他们两个赚钱的工具,这里面的用心她或多或少是知道的,只是她不愿意去想,堕落有一种快乐,这种快乐能麻痹人的神经。

  将一切女人的命运波折统统都解释为对爱情的执着,或者爱情有多么伤人,真的是太简单粗暴了。

  从这点上来说,我能忍受拿铁的乔琪乔和青春疼痛少女葛薇龙,唯独忍受不了影片主题的跑偏。

  作者介绍:晚睡,作家、情感咨询师,一枚斜杠中年码字工,喜好解读复杂情感迷局,关注女性独立与成长,已出版《晚睡谈心》、《帮你看清已婚男人》、《你配得起更好》。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最新文章